您的位置: 宿迁信息港 > 汽车

流年湘越夫人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55:45

白衣的少女慢步穿梭在桃花林间,一阵风吹过,桃花瓣落在少女的肩上以及头发上。待到走得近了,阮穆修才看清少女的长相,妩而不艳,胜在清秀,美得不可思议,举手投足间风华绝代。这让他有了一瞬间的失神,然后转过头来对着身旁的阮穆安平淡地说道:“想不到皇弟的府上还有这等绝色。”“这是我送给皇兄的礼物,不知可否中意。”阮穆修平淡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却之不恭。”朝野上谁都知道太子与皇三子之间暗地里早已争得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只是表面上还维持着一如既往的感情还很和睦的样子。只是这样明目张胆的使用美人计是何用意,他却一时还想不出。  “她叫白辛。”阮穆安说道。正在这个时候白辛已经走到他们的跟前,的确是绝色,只是不知为何他看到白辛看阮穆安的眼神觉得刺目。那分明就是少女望向心上人的神色。  京都从来都是流言盛行的地方,而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则是太子与一位来历不明的女子之间桃色新闻。在传言里面太子有多荣宠她,甚至为了她荒废了好阵子的政务。渐渐地白辛就有了妖孽祸害之名,对于此她也是哭笑不得,只能照单接受,若是还在阮穆安身边的话,阮穆安会笑话她逆来顺受的吧。想到阮穆安,她的嘴角不由地向上扬起,那是她心上的人。他跟她说,只有对她与旁人不同。所以她才会甘愿依着他的计划行事,那也是她本来一心想要完成的事情。  见到阮穆修的时候,她才将飘远的思绪拉回来。对于他她不得不严阵以待。他甚至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就让她背负妖孽祸害的罪名。之所以那样只是做给天下人看罢了。她隐约觉得阮穆修是在将计用计,或者不过是请君入瓮罢了。  事实上进府的这几个月他甚至都没有露过面。这次若不是把生病当做借口把他请来,他是断然不会来见她的。  这样面对面坐着,尽管阮穆修脸上的表情也非严厉,但是她还是有些局促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鼓起勇气来,眼睛平视着对面的男子,不卑不亢地说道:“下个月的流觞宴,我想跟你一道去。”她的声音并不大,却很坚定。她知道这个机会微乎极微,但总要亲耳听到他的拒绝才能让她死下心来。  流觞宴是皇室每年一度举行的家宴,而跟阮穆修同去的人只能是未来的太子妃。  她满眼含着期待看着对面的男子,其实他长得比阮穆安还要好看呢。  “过阵子跟我一道去四方山吧。”阮穆修并没有说接受还是拒绝,而是将话题带了过去。只是他也没有看到白辛的眼神因为这句话而变得明亮起来。  四方山处在京都的郊外,山顶的离清宫是盛夏避暑的好去处。  一路上倒也平静,只是白辛没有料到阮穆修会安排她坐在他的马车上,一路上指指点点告诉了她不少的人文故事。这是从前从没有人告诉过她的东西,她听得津津有味。她悄悄地打量着眼前的太子殿下,比起阮穆安的阴郁来,他显得阳光许多。  到达离清宫之后,白辛按照记忆中长姐所描述的样子来到了渭水湖边,眼前的一切都与长姐所描述的重合。她还清楚地记得长姐在说在离清宫的那段日子,眉眼带笑。尽管自从长姐进宫之后,回来探亲的时候从未见她笑过,但是那次探亲是例外。  “原来你在这里。”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转过头来就看到阮穆修站在自己的身后,眼睛里隐隐带有着笑意。“走,我带你划船去。”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她主动找他之后,他对她的态度转变得很大。甚至说得上是宠溺她。船行到中央的时候,阮穆修将手中的船桨交付到她的手上,开始教白辛划船。一开始的时候船在江心打转,后来在他的调教下,慢慢掌握了技巧,这才划得好些。在那过程之中白辛的脸上罕见地有了笑容。  白辛做过很多的噩梦,每次醒过来都不敢再睡下去,因为害怕噩梦会延续。可是这次她从噩梦之中惊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阮穆修站在她的床前,将她一脸惊恐的样子尽入眼中。然后她用如同小兽一般警惕的眼神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夜里睡不着觉,所以来你这看看。”他用手去抚摸白辛额前的发丝,白辛身子一震,不着痕迹地避了开去。  “在府里这几个月过得开心吗?”他问她。而她并不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问。回想自己在太子府中的这几个月的光景,他是太子,总是会有很多的政务要忙,但是跟一开始并不相同,他抽空总是会陪着她,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带上新奇的小玩意儿,让她爱不释手。开心吗?当时她并不知道这会是她人生当中开心的光景,的快乐。眼前这个男子一直在尽力博得她的笑,那种被珍重的感觉,她完全可以从他的身上感受得到。  “阿辛,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只要你一心一意做我的人。我喜欢你,可也同样知道你喜欢的人是穆安,可是你还要知道,我能够给你的,他给不了你。不是名分还是地位,而是因为爱你的那颗心。”  “三日之后,我会给你答复。”白辛说道,她一向优柔寡断,三天的时间足够她做决断的了。  三日后,桃花树底。  白衣绝色的少女坐在黄衣男子的对面,他们在饮酒。远远看上去他们就像是画上面的人物一样,自有一股风华。  “这是我亲手酿的桃花酿,连穆安都没有喝过呢。”少女已经有些微醉,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那他对你好吗?”显然阮穆修的酒量不错,眼睛里面还是一片清明。  “好,当然是好啊。”像是想起了跟阮穆安在一起的光景,眼睛里面闪烁着光芒,“你跟阮穆安真的是不像呢,你比他长得好看,还有他的性格并不好,有些阴郁呢。但是我喜欢啊……”  “那你是不会做我的人了,是吗?”  “嗯……”她醉眼朦胧地看向他,“也不是啊,我现在还在你身边不是吗?至少我现在还在你身边。”她转过脸去,不让他看见她眼角滑落的泪水。  这也就是她给阮穆修的答复。  流觞宴上明眼人一眼都能看穿太子的不安情绪,而他的身边的席地上又是空着的,那个艳闻天下的少女始终都没有现身。于是好事者难免在心里面暗想着他们之间是否发生了些什么。  一直到宴会的末尾少女始终没有现身。直到的一道节目上来,阮穆修手上的酒杯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而他却毫无察觉,只是静静地看着站在宴会中央翩翩起舞的少女,少女脸上满溢着的是陌生的笑容,从始至终少女不曾看他,哪怕是一眼。她眼睛里面只有皇上,他的父皇。  皇帝一直看着她,脸上有着深深的眷恋。“你是叫……白辛,对吗?”那个帝王竟失手打翻面前的酒杯。  “是。”她不卑不亢地回道,克制着从心底冒出来的对帝王的厌恶感。  “你上前来。”他说道。  白辛依言走上前去,他深深地眷恋地看着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轻声地说道:“阔别了那么久,是你再次回来了吗……”  一道声响转移了白辛的注意力,转头就看到阮穆修拂袖而去的背影。一刹那,她脸上无懈可击的神色出现了一丝裂缝,那是众人没有看到的神色,是一抹忧伤。  自那一日起,白辛被封为湘越夫人,白辛妖孽的名声也传遍了整个京都。太子专宠于她,后来被太子送入宫之后,又深得皇帝的独宠。所有的人敌对也好,妒忌也罢,都在她身后指指点点,而她不言不语,回应的只是微笑。能得到父子两人那样宠爱的人,不是妖孽的话,也离妖孽不远了。  她想到刚入宫的头天早上,她是在皇上的陪伴下前去凰历殿给皇后请安,只是皇上在大殿门口就止步,不再进去。进入大殿之后,皇后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有些失态,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请安完毕,亲自送她出凰历殿,出了殿门,皇后的目光始终都定在那抹黄影身上,那目光连涉世未深的她都看出了深情的倪端,而自始至终皇后看的男人没有看过她。好像皇上眼里能看到的只有她一人。  在皇宫里面住了几日之后,发现每天的饮食虽然每天都换了新花样,但是反复来去也都是那么几样而已。不仅如此,连穿着都是一种颜色以及花样,这让她不解,却也由着,逆来顺受是她本性。甚至她感觉皇上对待她如同对待另外一个人一般,甚至有次他脱口而出的名字,令她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他是庸君,终其一生都没有什么作为,只是固守着先辈打下的江山罢了。这样的男人不是她能够看上的,更何况有次跟随他出游到行宫里面避暑,仅仅是一柄弓箭就让他吓得魂飞魄散。这样贪生怕死之辈。可是就是这样的男人,事事如她心意,就是不同意她与景安王见面,所以对于皇上的胞弟,素有枭雄著称的景安王,她一直不曾见过。而见面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白辛见到景安王的那天是在皇上去书房之后,她打开房门就看到了站立在门口的那道挺拔的身影。景安王这个人完全可以说得上是功高震主,多年来一直在军队里面,在军中一向极有军威。只是这样一个人多年来与皇上相安无事,皇上相信他,而他也从未起过谋反之意。  那天景安王跟她在邀月亭聊了有很久,以白辛弹奏一曲《眼儿媚》作为结尾。景安王走后很久,白辛依旧站在邀月亭里。她刚才有委婉地问起皇上如此平庸为何不取而代之,她本不该如此问,但是景安王处处透露出来的才能让她禁不住这样问道。但是答案确实令她有些吃惊。  “你或许会觉得他很平庸,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窝囊,但是他很善良,拥有这种品质的他不是做皇帝的料子,但是我却愿意用我的能力来巩固他的江山。也因为他的信任。”  真的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呢。  从进宫以来也有一个多月的样子,她很多的时候都是呆在自己的霜纪殿里面,很少涉足皇宫其他的地方。可是即使是这样也还是在宫里遇到阮穆修。他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她的样子,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白辛有一瞬间的失神,一种无力感弥漫至全身。  那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一晚,她看到了盛开在皇宫上空中的烟花,她知道这是要她动手的暗号,于是在当晚她把皇帝灌醉,拿着匕首一步步想他靠近,正在这个时候原本醉醺醺的帝王睁开了眼睛,白辛吓了一跳,飞快地将匕首藏在自己的身后,正当她以为暗杀行动就要失败的时候,帝王醉醺醺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容然,我若是早放手的话,就不会发生那之后的事情了吧。容然……白辛的眼睛一红,就要哭了出来,同时手上握着匕首的劲道更紧了。容然就是她的姐姐,同时也是她愿意进宫来行刺他的原因。当年她不过只有十岁的年纪,忽然有一天噩耗传来,疼爱她的姐姐被处死了,而且死因极惨,是被丢进蛇坑活活被咬死的。所以从那一日之后她就活在了对皇帝的仇恨之中。  “容然……我以为你不会原谅我,可是你还是回到了朕的身边。再也不会有哪件事情那么值得朕开心的了。当年的事……我当年就该带着你一起去安苑狩猎,那样溪真就没有机会对你动手,朕是真的不知道她对你怀有那样的心思。”溪真是皇后的名字,原来这就是当年事情的真相。“你是不是还在怨恨朕没有为你报仇。当年的事情你不会一直没有耳闻,朕的皇位是靠着溪真的家族得来的,所以不管是她做了些什么过分的事情我都不会将她废去。我还记得在马车上有人刺杀朕的那次,朕在你眼中看到了鄙夷,可是你从来都不知道自你走后,朕觉得一切都很乏味,可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何况你回来了之后,朕就更不敢让自己死去,朕要是撒手了的话,这偌大的皇宫谁来保护你。”  白辛拿刀子的手抖了抖,却还是很坚定地向他刺了过去。这个时候她还是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阮穆修来,她刺杀成功的话,阮穆修背负的就是弑父的罪名,若是失败的话,阮穆修的太子之位也会保不住了。——这就是阮穆安交给她行动的计划。  血。鲜红的血液在地上蔓延着。等到皇后得知消息匆忙赶过来推开门就看到的这样的场景,她一下子眼前一黑,差点站不稳要昏迷过去。她扶着门勉强站好,看着眼前白衣服的少女,眼里都是恨意。“你看看,你喜欢的人,一个喜欢上你亲弟弟,一个亲手杀了你。哈哈哈哈,她们哪有我喜欢你啊。这后宫再也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你对容然好,我就是嫉妒了,所以我要杀了她。其实我要的也并不多,你娶多少女人都可以。只要你肯给我一点点的感情就可以了。”幼年时候的事情渐渐浮在心头,那时候有一次她跟随父亲进宫,就见到了幼年时候的皇帝,他们一起玩一起睡一起笑,那样的快乐是后来所没有了的。她是要嫁给未来的皇帝的,从小娘亲就这样教导她,可是他不是聪明的那个,也不是课业的那个,也不是的那个,甚至在长相上面跟别的皇子比起来的话也就是一般,可是她就是喜欢啊,所以她带着整个家族选择了他,族里不是没有反对的力量,可是那些都被她一一解决了,杀伐果断,也就是那个时候学会的。  她眼里面闪着泪花,也罢,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人跟她抢他了,只有她,到了只有她才会用余生的时间来陪护他。从白辛面前经过的时候,她停顿了下,“你要好自为之。”  那一夜格外地漫长,她半点困意都没有。睁着眼睛等到了凌晨,其实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一天会发生些什么。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是阮穆安身边的太监小安子,他来的目的就是赐予了白辛一瓶毒药。她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即使是行刑也不过如此吧。突然她手上一空,毒药被人夺了去,她一抬头就看到了阮穆修,不知道要怎么样去面对他。他在手里把玩着那瓶毒药,看到她看向他,于是他将身上的令牌交在了她的手上,“拿着这个会有人带你进密道逃生,这次你惹出来的祸可真大。我会处理好。你快走吧。”其他的话并没有多说。  她不安地跟随在侍卫身后走在密道里面,她心里面会有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缠绕着她。也许这就是跟他的一面了。既然是一面是不是还要说些什么,于是她转身又跑了回去,回去的途中还在想着要跟他说些什么,可是回到寝殿,她看到的是阮穆修倒在地上,脸色苍白,一看就是中毒,而那瓶毒药早已空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要你活着,只要你活下来就好啊。”一开始挺生气的口吻,后来变为了哀求。“你知道我做了什么吗,你难道不知道我害你还不够吗!”说着眼泪簌簌往下掉。  “我知道。可是阮穆安这样对你,如果我再那样对你的话,你又该怎么办。”  “我要你活下去,其他的可不管。你这样教我怎么办才好。”  “本来阮穆安也不会让我活过明天罢了。你快点走,趁着天还没有亮快走……”  白辛泪如雨下,这是阮穆修跟她说的一句话。  清晨。阮穆安推开寝殿的门,看到的就是少女临窗而立。她的神色很平静,很平静。完全看不出喜哀来。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吧。”白辛使用的完全就是肯定的语气。“这样也好,我再也不会喜欢你了。”就在这片沉默里面,她继续开口说道,“我只求你一件事情,你要答应我,我死后要跟阮穆修合葬在一起。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说完,她临窗跃下。神色决然地不像话。,刹那芳华。 共 558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阻塞很严重,这些表现症状你应该了解
哈尔滨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