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迁信息港 > 健康

风魔 第五百四十二章:海奸

发布时间:2020-02-15 19:41:32

风魔 第五百四十二章:海奸

祁丰年与塔塔尔一道押着投降的海族首领返回了玄一岛,而此时玄一岛已经回到了玄门手中。

“卡比拉,门主呢?”祁丰年看到了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从门主号下来的卡比拉,拉住问道。

“门主已经上岛了,应该在总调度室吧!”卡比拉看到人群中如同死狗一般的海族首领,奇怪道,“祁副门主,怎么回事,你们还抓了一个活的?”

“这是一个胆小鬼,打到居然向我们投降了!”武绰这一趟杀的开心,顺带这看卡比拉这个圆乎乎的胖子也顺眼多了,以前看到卡比拉他都是不说话的。

“真的假的,这还有投降的海虫子,他们不是很看不起我们人类,怎么也有一天向我们人类投降?”卡比拉很是诧异的道。

“偏偏我们这一位很奇特,他还亲手杀死了一位要跟他同归于尽的同族!”文觉感叹道,他没能赶上这么精彩的一幕,等到他赶到战场的时候,祁丰年已经在指挥手下打扫战场了!

“哦,这倒是奇了,我还没有见过这么贪生怕死的海虫子呢!”卡比拉惊叹的不住的摇头。

“我也没有见过,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塔塔尔接过话茬道。

“走吧,去见门主,咱们全歼了海族二十五名高手!”祁丰年心中也很兴奋,但是他身为主将,总不能跟自己的手下一样放肆的露出笑容。

调度室,也就是海族在玄一岛设置的指挥室,萧寒身边除了万绮雯之外别无他人。

保守的万绮雯依然穿着她那套灰蓝色的职业装,萧寒也没有办法,他总不能强迫她穿他喜欢的衣服吧,不过潜意识里,他也并不希望她穿那些可能暴露的衣服出现在外人面前,这样也好。

“万秘书,门主在里面吗?”在调度室外看到低头忙碌抄写的万绮雯,祁丰年问道。

“在。门主吩咐了,副门主您回来,直接进去!”

“哦,谢谢!”祁丰年可不敢小看万绮雯。虽然万绮雯只是一个小女人,但是她是齐鹰飞身边的人,那身份就变得非同一般了,对于这样的人尤为慎重,这是他在战堂从低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经验。

“门主。丰年圆满的完成任务,特来复命!”祁丰年推开调度室的门,走了进去,站到萧寒有上首侧面肃容道。

“祁副门主,下面你说我们该攻击哪个岛屿好呢?”萧寒凝视着调度室墙上那巨大的海图,问道。

“门主,我觉得咱们现在需要给战堂发送消息,命总部派人过来接受玄一岛,然后再做打算!”祁丰年看了一眼海图,一咬牙。郑重的说道。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下面所有人的想法?”萧寒扭过头来直盯盯的望着祁丰年问道。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祁丰年道

“嗯,这个想法很正常,也合乎常理,不过太过于保守了,别看我们胜了这一仗,但实际上我们整理实力跟海族比起来微不足道,所以步步为营的策略不适合我们!”萧寒点了点头肯定了祁丰年的想法,但是又否定了他的做法。

“门主的意思是?”祁丰年发现自己真的跟不上这齐鹰飞的思维,他的思维太跳跃了。不是一般人能够跟的上的,往往奇思妙想之处却有想不到的效果,就像这一次歼灭玄一岛之战,换做是他来指挥。恐怕战舰也就五分的胜算,可人家却如定海神针,胜券在握,几乎没有任何伤亡就夺得了玄一岛,还俘虏了数万海族。

“攻击这个岛!”萧寒手指一指,指向了海族在龙岛海域附近靠近航道的的补给岛。也就是花溟带领高手去的那个岛屿!

“这可是海族重兵把守的综合补给岛屿,岛上至少驻扎了超过十万的海族联军,还有二十名以上的海族高手!”祁丰年惊呼一声。

“不错,我就是要攻击这座岛屿,拿回属于我们玄门的物资!”萧寒一拳砸在海族上,重重的说道。

“门主,哪里可是海族重点防御区域,可不比玄一岛,一旦开战,海族可以迅速的得到消息赶过来增援,而且那片海域我们不熟悉,岛上布置就更不知如何,要攻击这样一个岛屿,靠我们这几十个人是不行的!”祁丰年道。

“正面攻击当然不行,我可不会拿自己手下人的生命开玩笑,不过现在海族一定不知道我们攻占了玄一岛,这座岛就在魔法讯息接受的范围之内,因此我怀疑,一旦我们五点钟不能给对方和玄二岛发出安全信息的话,必然会让海族怀疑,所以我们必须做好对方派人过来的心里准备!”萧寒道。

“我们不是有他们安全信息吗?照发过去不就行了吗?”祁丰年道。

“现在我们还不清楚海族的通讯秘密,如果我们发出的信息与海族的联络信息不同,那么他们马上就会知晓玄一岛出事了,到时候咱们攻占玄一岛的消息就保不住了!”萧寒道,其实他也想过利用玄一岛来围点打援,不过这很危险,因为他手中的并不是正规的人类大军,而是一股非常精锐的小部队,所以不能用常规的打法来进行这一次海上的角力!

“门主打算放弃玄一岛?”祁丰年听出萧寒话中的意思了。

“不错,我们一船人,三百都不到,如何占领这么一座大岛?”萧寒点头道。

“那岛上的海族俘虏?”祁丰年问道。

“我没有那么多的粮食,也不想让他们回去以后再过来打我们人类!”萧寒平静的说道。

“你把他们全杀了?”祁丰年惊的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他以为他已经够杀伐果断了,没想到眼前这一位更加冷血,更加残酷!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祁副门主,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我们的残忍,我们人类,跟海族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萧寒冷冷的告诫道。

“门主,文觉部长求见!”门外传来万绮雯清脆的声音。

“让他进来!”

“齐代门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已经是俘虏!”文觉怒气冲冲的推门冲了进来,对着萧寒手指着质问道。

“文觉,把你的手指放下!”祁丰年忙喝止道。

“大哥,他太冷血了。简直就是灭绝人性!”文觉大声说道。

“文部长,你说我灭绝人性,究竟是为什么?”萧寒微微一笑,不可置否道。

“你让剔除三千海族军官俘虏将他们关在一个空旷的仓房里,说是只能活下来十分之一的人。对不对?”文觉气恼的问道。

“不错,我确实下过这道命令!”萧寒点了点头。

“你不知道那里一共有三千多海族嘛,十分之一,你这是在让他们自相残杀,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景,那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太残忍了,太残忍了!”文觉激动的说道。

祁丰年听了文觉的描述之后脸色也变了,这等方法和手段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这齐鹰飞是怎么想到的?

“文部长。你觉得我残忍,那你有没有打听一下玄一岛上咱们玄门的一千多人现在都成什么了?”萧寒冷冷的问道。

文觉一愣,祁丰年到嘴的话也缩到肚子里了,是呀,这些海虫子的生死管自己什么事情,自己人的生死才是重中之重呢!

“活下来的仅仅只有一百多人,而且还大多数是侮辱摧残的女人,岛上守备大队几乎所有人都被杀死,他们把我们的人的肉和内脏拿去吃掉了,七百多幅被刮的干干净净的骨架。还有两百多具没有来得及剔肉的尸体,这些都是和战铁他们亲眼所见,你怎么不去质问一下海族,他们怎么如此的冷血残酷呢?”萧寒厉声逼问道。眼神如同两把刀一下子插进了文觉的心中。

“这,这是真的吗?门主?”文觉闻言,吃惊的双手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这海族吃人的传闻他也听说过,可他以为这都是极为个别的现象,可没想到会出现这等骇人听闻的事情。

“我会跟你开这种玩笑。还是会恶意的栽赃给这些肮脏的海虫子?”

“不,门主,文觉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祁丰年心中的震动也非常大,任何一个人见到如此惨状,也难以抑制住心中那无边的怒火和杀意。

换做是自己,说不定也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文觉,门主此举虽然血腥了点,可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兄死在这些海虫子手中,死了还被这些海虫子们糟蹋,这些海虫子哪里知道什么叫廉耻?”祁丰年又对文觉道,“门主这是给死去的弟兄们报仇,既然他们吃了我们的弟兄,那这肉在他们肚子中,就给我们死去的弟兄们陪葬吧!”

“文觉,还不给们住的道歉!”

文觉平复情绪,顿感羞愧万分,走到萧寒跟前深深的鞠了一躬大批:“门主,文觉孟浪,错怪了门主,请门主原谅,对不起!”

“文觉,你来指责我,说明你的心中还有一颗良知,这很好,不过你的这颗良知用在玄门的弟兄们身上那没有关系,但决不可用在海族身上,他们是不会对你讲良知的。”萧寒大度的一笑道。

“谢门主的教诲!”文觉不好意思的说道。

“对了,门主,刚才文觉提到你让那些海族关在仓房内自相残杀,还允许他们可以有十分之一的人活下来,这究竟是为什么?”祁丰年问道。

“海族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清楚的不得了,可我们对海族的内部却是什么都不知道,长此以往,我们如何跟海族斗下去,所以这一次我想利用这些被俘的海族建立一个在海族内部的消息络!”萧寒不瞒祁、文二人道。

“门主的意思是将这些被俘的海族变成我们的人,让他们回到海族内部去,给我们传递海族内部的消息?”文觉眼睛一亮道。

“嗯。”

“这些海族俘虏能够听我们的吗?”祁丰年担心道。

“不必担心,这些人能够活下来,都是怕死的,而且也是强的,他们是因为杀死自己的同族才得以活命,如果让海族知道他们被俘后所作的事情,他们一个都别想活下来,唯有听命于我!”萧寒说道。

“怎么才能将他们送回去呢?”文觉问道。

“溃兵!”萧寒微微一笑。

祁丰年和文觉都明白了。为什么萧寒之前严令不准走漏任何一个海族了,他这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在俘虏中制造一批“海奸”来,然后悄悄的送回去。这样除了同是奸细的他们自己之外,就不会被别的海族认出来。

至于这些海奸回去之后会不会再叛变,萧寒早已有了后招,药物控制,也就是毒品。反正他对海族没啥好感,就算是海族全死光了,他也不会觉得怎样,旧物种的灭亡和新物种的诞生这是历史的必然规律。

“祁副门主,除了必须的岗哨之外,让大伙儿轮换了休息,咱们明天还有大战!”萧寒命令道。

“门主,那海族综合补给岛?”祁丰年吃惊的问道,刚才齐鹰飞明明提及了偷袭海族综合补给岛的计划,怎么一下子就没了。

“我已经派人去了。明天早上就会有消息传来了!”萧寒微微闭上眼睛说道。

“已经派人去了?”祁丰年更加惊讶了,他本想再问一下是谁指挥这一次任务的,但是看到萧寒已经把眼睛彻底的闭上了,到嘴的的问话又缩了回去。

“文觉,咱们出去看看!”祁丰年小声的招呼文觉道。

“大哥,你去吧,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儿。”文觉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疲倦道。

祁丰年无奈的点了点头,他感觉自己这个二弟似乎跟自己有了点距离,并且这个距离似乎有着拉大的趋势。

祁丰年走后。萧寒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文觉,这批人交给我不放心,我希望你接手,可以做你的副手。我打算在玄门城里一个纪律纠察处,你来兼任处长,人员你可以自行拟定,交上来报备就可以了!”

“门主,如此重任,文觉恐怕能力有限?”文觉激动的说道。

“玄门之中。我看重你有勇有谋,说实在的,你这位祁大哥就是心胸稍微狭隘了一点,才能也有限,当一个副门主,做一个大管家那是非常称职,可要是做门主,他还没有那个能力!”萧寒道。

“门主,祁副门主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呵呵,这我知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萧寒直接说道。

“门主既然如此看重文觉,文觉敢不从命!”文觉欣然应道。

“你去应该非常欢喜,这个人,本事和才能都有,就是心里有些灰暗,你要善加引导才是,他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萧寒道。

“门主让负责这件事十分高明,这下他根本无退路可走了!”文觉惊叹的说道。

“既然做了我的手下,那他就得一心一意的为玄门服务,什么家族利益,这是不允许带进门内来的!”萧寒说道。

“门主,那战铁……”

“放心吧,他还不知道这些!”萧寒知道文觉担心什么,微微一笑解释道。

血腥的甄别工作一直持续到上半夜,整整六个时辰十二个小时,三千海族在里面赤手空拳的厮杀,鲜血将仓房内的每一寸地面和墙壁都染红了,在这个不分敌我的炼狱里,只有杀死身边的所有人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为了生存,他们都杀红了眼,用尽一切办法去杀死自己同族!

就连冷血无情的也不忍看下去了,太残忍了!

挖完了坑的海族们在战铁的安排下饱餐了一顿,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是他们生命中一餐了,吃了这一餐,他们就将成为他们坑中所挖的一碰黄土了!

“给那些关押的海族送些吃的吧,别到时候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战铁有些不忍,吩咐手下道。

“部长,门主真的下令将这么多海族都活埋了吗?”

“是的,当我看到我们自己人的尸体被掏空,被剔成森森的白骨,我就恨不得手提一把大剑将这些人都砍了,但是我知道,要一口气杀死四万海族,太难了。还是门主这个办法好,自己挖坑自己埋,哈哈……”战铁忍不住笑道。

“门主这真是奇思妙想,实在是令人佩服!”

“好了。十个大坑挖的怎么样,明天能不能完工?”战铁问道。

“我们给了海虫子吃的,这些人就跟给自己祖宗挖坟一样,拼了命的挖,速度比刚才至少快了一倍。明天肯定能完工!”

“那就好,门主说了,我们多只能够在玄一岛停留一天一夜,明天就得离开,所以工期必须加快,能有多快就多快,别让这些海虫子闲着,食物敞开了供应,明白吗?”

“明白,战部长放心。一定准时完成任务!”

“那就好,门主那边找我去开会,说是一个海族的高级将领主动向我们投降,这还是次听说,我得去瞧个热闹!”战铁道。

“还有这事儿,战部长,你可得瞧好了,回来给我们说说!”

“放心,没问题,好好督促这些海虫子挖坑。前往千万不能让他们闲着!”战铁点了点头答应道。

调度室内,祁丰年、文觉、武绰、费明还有以及塔塔尔都已然就坐,就差战铁了。

虽然战铁进来,萧寒便宣布会议开始。首先是有万绮雯做了玄一岛战斗的情况说明以及战果的汇报。

除去花溟带走二十名高手,剩下的四十一名玄门的高手基本上都已经在玄一岛上,加上门主号上的船员以及玄一岛上幸存者,整个玄一岛人类加起来也就三百出头,但是他们却控制了四万多海族,还有一个美人鱼的统领。一个海族首领,加上一支美人鱼卫队一共十七人!

而己方只有一人重伤,五人轻伤,除了重伤的人暂时失去战斗力之外,无名轻伤人员只需休息一两日,便可全部恢复战斗力。

可以说玄一岛的战斗成果辉煌,而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可算的上是战堂对海族取得的战果之一。

“我已经派人去偷袭海族在一千海里以外的一个补给岛屿,相信明天早上就会有消息传来,这一次我们能够取得如此大的战果,一是突然性,海族没有料到我们会突然袭击玄一岛,即使在这之前,他们还派员加强了玄一岛的守备力量,但是还是败在我们的手中,二呢是诸位的配合,如果没有诸位的同心同德,我们也不会取得零伤亡的战绩,这我得感谢大家,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

,谢谢!”萧寒站起来给所有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门主给下属鞠躬行礼,这可在等级森严的战堂中是不多见的,萧寒这一做法,无形之中将祁丰年等人的心拉近了不少,至少这个新门主门面功夫做的好,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门主言重了,当初要不是门主坚决下令,也不会有玄一岛的胜利!”祁丰年代表文觉等人说道,花花轿子人抬人,他自然知道做。

“好了,玄一岛这一页算是掀过去了,由于我们的突然袭击,有全歼了玄一岛上所有海族高手,剩下的没有一个漏之鱼,所以海族至少要道下午五点之后才可能知道玄一岛出事的消息,但是要知道具体消息,起码也得三天之后,由于客观原因,我们必须还要在玄一岛停留一天,但我觉得这么多人留在玄一岛上太过于浪费了,我打算今晚夜袭玄二和玄三两个岛,诸位看如何?”萧寒抛出自己的想法道。

“玄二岛距离玄一岛上千海里,我们的人全速飞行的话至少四个小时以上,飞行四个小时,战斗力基本上就不剩多少了,这万一海族在玄二岛上要布置了众多高手,那岂不是送上门去让人家宰割?”战铁质疑道。

“小神界高手全部留守玄一岛,中神界以上的高手随我夜袭玄二岛,视情况再定是否继续袭击玄三岛!”萧寒考虑了一下,不是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样的,考虑到玄一岛上聚集了超过二十名的神级高手,玄二岛上也应该会有高手助阵,但数量绝不会比玄一岛多!

听萧寒改变主意分兵夜袭两座岛屿,这下没有反对的声音了,毕竟上午玄一岛的战果摆在那里,不到两个小时,就彻底的解决了玄一岛。这让玄门的高手们信心陡然升了起来。

“门主这个提议不错,玄二岛上海虫子的高手数量肯定不如玄一岛,海族联军更可以忽略不计,我赞成!”费明举手道。

“干他娘的。门主,你这这事干的对俺老武的胃口!”武绰大大咧咧的一锤桌面,吓的大伙儿一条。

“老三,说话主意一点,别太粗鲁了!”祁丰年斥道。

“没关系。武绰部长这个直率的性格我很喜欢!”萧寒笑道。

“老齐,俺今天可没杀痛快了,这夜袭我是去定了!”塔塔尔憋了一肚子的气呢,武绰那临了一刀砍了五名海族的脑袋,一下子把他的威风给压了下去,杀死海族高手的数量一下子比他高出一大截,这让傲气的他心里一阵不舒服,想办法一定要搬回这一局!

“门主,夜袭的事情我没意见,但是门主大可不必亲自去。指派一个人前去就可以了,门主一身系玄门安全,不宜涉险。”文觉道。

“文部长,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心,如果我要是有危险,那谁去都有危险,玄二岛我曾今呆过,我熟悉地形,我去合适了。”萧寒道,他没去过。可齐鹰飞去过,虽然印象不太深刻,可毕竟比没去过的人强多了。

“门主……”

“此事我主意已定,大家不必劝我了。”萧寒不想再这件事上过多的争论。索性直接把反对的声音压了下来。

大家见门主已经决定了,就没有人再反对了,反正大家都知道齐鹰飞击败韩家老祖宗韩阔海的事情,如果齐鹰飞去都有危险的话,那其他人去危险就更大了。

况且这是一个竖立威望的好机会,头功的机会都给了他们这些人。门主总得有一个露脸的机会吧,如果再反对的话,那就是有点不识趣了。

“文觉留下来督责玄一岛上的防御,战铁和也一起留下来辅助文觉,费明也留下来,祁副门主,武绰还有塔塔尔以及沙尔汗护法等人随我去!”萧寒很快就做了人事调整。

见大家没什么异议,萧寒就一挥手宣布解散,然后参加晚上夜袭行动的手头上有事的全部交给别人,然后迅速的进入休息状态,为晚上的行动养精蓄锐。

文觉被萧寒暂留了下来,因为他也对那个在关头高喊投降并且杀死自己统治的海族首领十分的感兴趣,因此很想见一见这名贪生怕死的海族首领。

昏暗的石牢,潮湿的地砖,干枯的都快发霉的乱草,这里是玄一岛上惩罚犯规的士兵的地方,也是玄一岛上的牢房,投降的海族首领就被关押在这里,与他同时被关押的还有美人鱼统领和他的十五名卫队成员,其中还有三条女性美人鱼,不过她们的头发是黑色的,属于美人鱼中一类。

海族首领是被单独关押的,同时被俘的美人鱼统领还不知道他这个手下兼副手居然并不是被人类擒获的,而是自己主动投降的。

“亚力克,出来!”

亚力克是海族首领的名字,这是亚力克自己主动告诉祁丰年的,海族很少有姓名的,有的祖孙三代都用同一个名字,所以何难区分,亚力克就是这样一个名字,他的父亲、祖父都是用的这一个名字,在别人喊他们的时候,在名字之前加上“老、大和小”来区别,而他就是之前是小亚力克,后来变成大亚力克,现在已近是老亚力克了!

“亚力克,他们要把你怎么样?”美人鱼统领尖叫着向亚力克问道。

“不知道,尊敬的统领大人,我想我的寿命到头了!”亚力克努力的挤出一滴眼泪道,只可惜人类懂海族语言的人太少了,不然一定会鄙视这个亚力克,海狗族的高手。

海狗族是一种数量非常少的海族,人数只有几万,但高手不少,亚力克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海狗族是美人鱼族的附庸种族,所以海狗族在海族内部属于第二等种族,海族联军中至少可以谋取一些比较重要的位置,如果修为更高的话,甚至可以担当领军一方的将领。亚力克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在美人鱼统领没有来之前,他是玄一岛驻军的首领兼高手的队长。

美人鱼统领被他这样一幅忠厚的面孔给欺骗了,以为他这位忠心的属下就要被人类处决了。甚至哽咽的为了留下了一串悲伤的泪水。

“走吧,磨磨蹭蹭的!”

审讯室,文觉主审,萧寒旁听。

没有给亚力克上什么镣铐,直接锁住了修为。他那一身伤,哪儿都跑不掉。

“叫什么?”

“亚力克!”

“种族?”

“按照你们人类的称呼,叫海狗族!”

“年龄?”

“今年两千一百三十二岁!”

“职务?”

“海族联军西十八军团副军团长!”

一听这个番号,萧寒和祁丰年都变了脸色,很显然海族已经开始将军队编制正规化了,与以往他们所熟知的海族联军不太一样,以前海族发动战争都是先要给各族发出召集令,然后再按照各部的人数大概的整编一下,七拼八凑一下,多数情况下上下指挥混乱。上令不能贯彻,败多胜少。

“海族联军正规化了!”祁丰年惊讶的问道。

“是,海族联军一共编制了四个方面军,每一个方面军一百个军团,共计五亿多!”

“五亿!”祁丰年倒吸一口凉气,龙岛海域人类加上龙族总数量都不到一亿,人家海族一口气就编制正规化的海族联军五亿!

都知道海族数量庞大,这可能还是因为诸多方面的限制,如果海族获得更多的资源,这个数字还可能翻倍!

“按照这个数字计算。一个军团的人数就有百万之多,是吗?”

“是的,我们十八军团一共一百一十万!”

“这一次封锁我航道的就是你们这个十八军团吧?”

“是的,十八军团一共出动了四十万海族联军。玄一和玄十二岛的人数多,加起来一共十万,我们军团长椴木僖就驻守在玄十二岛,那里驻守的军团高手有四十人!”

“你们一个军团有多少高手?”祁丰年很自觉的将原来设定的问题舍弃了,因为他现在问的远比他想要问的还要重要一百倍。

“我们军团内军长必须有神级高手担任,我们军团一共二十个军。每个军设正副军团长三名,一共六十名,加上军团总部,共计拥有神级高手八十名。”亚力克老老实实的说道,这些就算他不说,人类也能从别的海族俘虏的嘴里得知,因此还不如说出来,以博得人类新主子的好感呢!

一个军团就超过八十名神级高手,那一个方面军至少八千,四个方面军加强来,那得多少?祁丰年感觉无法想象,那是三万两千,海族不可能将神级高手全部编入军队,至少还有相当一部分数量,而且都是强的那些!

整个战堂总共才多少神级高手,就算加上三大家族的,龙族仆从营的,总数加起来也不会突破一千,而龙族神级高手总体也不会超过四千,也就是说,整个龙岛海域神级高手总数加起来也只有人家海族的六分之一甚至七分之一、八分之一,亦或者十分之一!

从数量上看,这两者的力量实在是过于悬殊了!

祁丰年一下子变得呆如木鸡,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完全好似看不到希望,一旦海族跟龙岛海域正式开战的话,那仅凭天门那一百万的军队能否挡得住人家千万、亿万军队的冲击?

“你们的整编工作还没有完成吧?”萧寒心中计算了一下,觉得这么多年海族通过玄门走私,加上他们之前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家底儿,多可以拉出这个庞大的军队的一半来就不错了。

“还没有,已经进行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了!”亚力克吃惊的往这儿萧寒,他刚才的话把那个指挥打败自己的人类高手惊吓的脸色都白了,而这个年轻的人类却面不改色,居然还一语道破了海族联军的秘密!

一听说才编制了三分之一,祁丰年的脸色好多了,同时也为自己感到羞愧,被一个数字就吓着了,看来自己的心境修为不如齐鹰飞呀!

“你们的西方面军是不是优先整编的?”萧寒继续问道。

“是的,东西方面军已经整编超过一半,南北两支方面军现在才进行了五分之一。”

“玄一岛上那名美人鱼统领是什么身份。来玄一岛做什么?”祁丰年问道。

“他叫撒柯凡,是美人鱼王派了的监军,这一次就是他带着高手来支援玄一岛的。”亚力克道,“他还是美人鱼皇族中人。辈分还是当今美人鱼王的族叔呢!”

“玄二岛上岛上有多少海族高手,联军多少,谁是指挥官?”

“这个我不清楚,在撒柯凡没来之前,玄二岛上一共有三名神级高手。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岛上留下人手,海族联军大约两万名,指挥官是我手下一个军的军长,叫瓦卡里。”亚力克老实的回答道。

“你么每天三次的联络信号是什么?”

“早上九点钟一次,下午五点钟一次,还有夜里一点钟,准时发出信号,每一次除了例行通报平安的信息之外,还必须报告粮食储备!”

“粮食储备?”祁丰年一惊,他们几乎没有在玄一岛上发现什么粮食。因为海族联军除非是在作战的时候才会动用储备粮食,一般的情况下,他们都是自行寻找食物的,大海下面,有他们丰富的食物,只有战争才会让他们没有时间或者没有力气去寻找食物,才必须有必要的粮食补给!

“就是那些被你从我们的人尸体上剔下来的人肉,对吧?”萧寒插嘴道。

“什么,人肉?”祁丰年霎时间明白过来,愤怒的眼神射出无边的怒火。恨不得将亚力克跟烧成灰烬。

“是的,就是人肉。”亚力克努力的将头低了下去,他心虚,不敢面对祁丰年那火红的眼睛。

“我明白了。你们通讯后面的你一串数字就是你们还剩下多少人肉的数量,对吗?”

“是的。”

“你确定你没有撒谎,你知道,如果你撒谎,所面临的后果是什么?”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不信你们可以问其他人!”亚力克惊慌的说道。

“很好,今天就问到这儿,只要你配合将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们不但可以不杀你,还可以帮你找到一个新家,让你自由自在的生活,明白吗?”

“明白,明白!”亚力克感激的不断点头道。

“带他下去,先给他治一治伤,单独关押,不要让他见任何人!”萧寒吩咐道。

“门主,这个亚力克话可不可信?”祁丰年问道。

“可不可信,马上就会知道了,让万秘书的通讯组按照之前的消耗量计算一个数字五点钟准时发出去,看一看反应。”萧寒道。

“嗯,这个办法好,一试就知道这个亚力克有没有撒谎了!”祁丰年叫好道。

“如果这个亚力克对我们撒了谎,他就是有意的投降,用死间的方式传递消息,这我们就不得不防,亚力克既然能做到副军团长,咱们就不能低估了这些海虫子的智慧!”萧寒谨慎的说道。

“门主的意思是,这个亚力克是诈降,让后通过我们将玄一岛的被攻陷的消息传递回去?”祁丰年咂舌道,“这可能吗?”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并没有掌握他们的通讯密码,所以必须小心一些!”

“通讯密码,亚力克不知道吗?”祁丰年问道。

“他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因为这种通讯密码通常都掌握在通讯处的负责人手中,而不是像亚力克这样的大人物。”萧寒道。

“我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祁丰年道。

“不需要,单独关押他的地方,给他挂上一个魔法钟,将时间调快一个小时,派人随时盯着他的反应,特别是时钟即将走到五点的时候,但是要注意,这个魔法钟不能像是被特意的挂上的,一定要让他觉得是无意中,可以不在关押他的房间内,甚至在外面,但可以从房间内的某个角度,透过某条缝隙可以清楚的看到,并且是那种不太难发现的那种!”萧寒仔细的嘱咐道。

“门主,这好像很难?”祁丰年苦笑道。

“难,对付聪明人,就得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否则被他看破了,那就什么都试不出来了。”萧寒轻轻的拍了祁丰年一下肩膀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