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迁信息港 > 故事

傲世擒天

发布时间:2019-06-24 19:18:48

当王族的车队离开之后,血都城中,却是缓缓地走出一名老者,昏黄的目光向着城门处望去,终化作一道淡淡的微笑,“嘿嘿,让一名普通人成为王族吗?真是个大胆的决定,不过,那个女孩,确实有这个资格……”老者轻轻地叹了口气,那低沉的话语中,仿佛充满了无尽的缅怀。“克鲁大叔,您说什么?”城门边正收拾着碎石的中年大汉道。他并没有回头,对于血都城的居民来说,每一个人都对于彼此无比的熟悉,仅仅从声音、甚至是脚步的频率中,也能知道对方是谁。此刻,男子正拾起一块大石,将之搬上了运送废石的板车后,才回身向老人看去,微微一躬身,道,“克鲁大叔,您刚才说什么?”“小伙子,你知道加入王室守卫的誓词是什么吗?”老者微微一笑,“虽然都是誓词,但其中却有着极大的差别呢。”“克鲁大叔,您是说……”男子一愣,随即道,“杰米娅还并没有得到王室的认可吗?”适才在收拾城墙之时,他们这些年轻的血族汉字,都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了对杰米娅的羡慕。成为王室的骑士,便相当于得到了王室的认可,并且,他们将得到王室的全力支持,不管是在生活还是修炼中,都会获得极大的帮助。当然,他们也并未感到不平。在所有人都心生迷惘的时刻,惟有杰米娅——这个年幼的少女,依然是那般的坚定。这一点,令他们这些昂藏大汉,也是心生敬佩。但现在,听闻王室似乎并未真正接纳杰米娅,大汉心中,不由地感到一丝惋惜。“不……”老人微微一笑,“在王族的誓词中,成为守护将宣誓为血族而战,但成为王族的一员,便需要宣誓为了王族的荣誉而战。”“这……”男子一阵错愕,随即张大了嘴巴,“克鲁大叔,您的意思是,杰米娅将成为王族吗?”“是啊,”老人微微一叹,“或许再见到她的时候,就该称呼她为‘杰米娅?约塞夫’了吧。”约塞夫,血族中极少数登凌血圣境界的强者,万年前领导血族几乎占领神圣大陆的王族。虽然血族战败,从此被封印于血冥大陆之上,但这都不足以抹去约塞夫的功绩。在他的领导下,血族才走上了颠峰。从此,约塞夫一脉无可争议地成为了血族的,而这个姓氏,也永远成为血族之人心中为崇高的信仰。被王族认可,赐予王族的姓氏,这无疑是的荣誉。男子在听到老者的叙述后,几乎陷入了呆滞之中,在他心中,掀起了无数的惊涛骇浪。“斯克……”直到一旁的大汉呼唤之后,男子才缓缓地回过神来,但他的目光却飘向了远方,不自觉地,男子握紧了拳头。“斯克,你怎么了?”再次听到同伴的呼唤,斯克猛然醒悟,急道,“克鲁大叔,您是……”他本想询问克鲁为何了解这些誓词的区别,但话到嘴边却闭了口。望着渐行渐远的老人,斯克忽然决:自己并非了解城中的每一个人。至少,这个平日里名不见经传的老人,充满了神秘。“我是干不动这些重活啦。”老者似乎自嘲般地说道,“斯克,收拾城墙就交给你了。”然而,在斯克心中,这普通的话语却似乎成了老人的鼓励,“小伙子,血族的未来,就交给你们了。”斯克紧了紧拳头,忽然向着老者,重重地点了点头。那同伴怪异地看着斯克的举动,终还是没有多问什么。而此时,老人已经转过了街口,才忽地停下了脚步,缓缓道,“老约塞啊,你有个好孙女,竟然赶在我之前出手了。”老者微微一笑,口气中似乎充满了责备,但任谁也能看出他脸上的欣喜,“不过,那些家伙似乎已经蠢蠢欲动了啊,看来,我这个老骨头,也是时候活动活动了。”杰米娅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已经成为了王族。此刻,天真无知的少女正奇怪地望着她为崇敬的,心中暗道,“大哥哥很和蔼啊,为什么连爱莲娜姐姐看起来都这么紧张呢?”这是一间昏暗的密室,其中,已经聚集了血族正统王室中所有的高层人物。然而,尽管如此,却只得寥寥几人。对于正统王室来说,如此人才凋零,是从未有过的事。若非看着眼前的男子,丝菲娜几乎会感到绝望。每当独自一人时,丝菲娜心中也会迷惘,虽然她掌握着血族王室,但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万古箴言、叛军作乱,任何一样,都让她心乱如麻。然而,正在这时,这名强大得几乎无所不能的人类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接连帮助她化解着危机。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是否会激怒这名男子,从而使他盛怒之下拂袖而去。因此,丝菲娜完全失去了往日里的果决,心中犹豫了许久,却是不敢上前。爱莲娜看着姐姐如此慎重地选择了密室,不由吐了吐舌头,想起自己之前大大咧咧地询问萧云关于圣灵之精的事,相比之下,姐姐就是谨慎得多啊。看了看面露犹豫之色的丝菲娜,爱莲娜悄悄上前道,“姐姐,要不我来问吧?”“不……”丝菲娜一口拒绝,随即连自己也是怔了怔,“自己为什么会拒绝得如此干脆?”下一刻,她的心底莫名地涌起一股醋意,“为什么爱莲娜敢问,我却不敢?难道我就真得不如她吗?”丝菲娜心头一跳,这不合时宜的念头显得令她红晕上脸,急忙压下了心中的醋意,终于上前道,“萧公子,不知你是否真的懂得配制圣灵之精呢?”丝菲娜忐忑地注视着萧云的表情变化。虽然在之前萧云给杰米娅的答复中可以看出他对血族王室的好感,但药剂之术毕竟是人类独有的高明技艺,如此突兀的询问,丝菲娜惟恐让萧云勿以为自己要窥探药剂之术,从而落了下乘。就连丝菲娜自己也未发现,虽然她急于询问此事,是关系到王室流传的箴言,但当话出口后,她却是担心自己给萧云留下恶感多过了对不能破解箴言的担忧。不知不觉中,少女已经深深地在乎起,自己在良人心中的每一丝印象……————————————————————————————————————————————————————拖欠了多少,梦如会记在心间,请大家放心。

安阳哪家专治癫痫
荆门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十堰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