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迁信息港 > 美食

御天神皇 第70章 敢不敢?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5:58

御天神皇 第70章 敢不敢?

苏夜听此,轻轻一笑。

“既然话到说到这个份上,我若不同意的话,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一路一来,受到的白眼和欺凌已经不是单单一两个,既然决定在七玄门内落脚,如果不稍微露两手的话,恐怕每个人,都会觉得他苏夜好欺负了。

“哥!你干什么呢!”文宁焦急道:“苏夜是驯兽师,实力根本不是其擅长的强项,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凌东升在旁同样呵斥道:“苏夜,少自取其辱,赶紧给从山少爷道歉。你不要以为在我们学院有了些机遇,就以为可以抗衡龙火郡的天才了。”

“我可没强逼他。”文从山嘿嘿一笑。

“苏夜,你快反悔呀,我兄长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固元境第六重,整个七玄门能压他的也是屈指可数。你本为驯兽师,没必要和其死斗啊。就算不战,也绝不丢人的。”文宁苦言相劝。

凌东升在旁唉声叹气。

苏夜,实在为他们天北学院找麻烦!

龙火郡的天才,是其能够对付得了的吗?

苏夜咧嘴一笑:“多谢文宁姑娘担心了,我自问,还算有些手段。”

文宁眼看劝不动,只能一咬银牙,打算在苏夜有危难时,出手相救了。

文从山面带狠厉的道:“苏夜,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我担心你现在不说,之后恐怕就只能躺床上说了。”

“你确定要我说吗?”苏夜笑容依旧。

“你可以说。”文从山冷冷道。

苏夜平静如常,干脆利落:“你的境界如果可以再高一点。或许,这一战,还有点悬念。”

文从山本就是暴脾气,听到苏夜这话,更是怒的青筋暴露。

苏夜这是什么意思?

嫌他境界低?

说他不行?

“小子,我看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区区一个驯兽师还敢在我面前叫嚣,赢你,我只需要三招!”

话音刚落,文从山脚下狠狠的一踏。

气息,如若绵绵流水,扩张开来。

固元境第六重!

“这个姓苏的小子是诚心激怒从山少爷啊。”

“哈哈,有好戏看了。”

苏夜见此,不再藏着掖着,气息扩张开来。

固元境第四重!

这气息展开时,却着实是让的很多人还在嘲笑的人,都为之一震。

“什么!”

“这个乡下人也有此实力!”

苏夜看起来可比文从山年轻多了,只有十八九岁的模样!

不过,也只是固元境第四重,离固元境第六重,仍然差了很远。

惊骇的还是文宁了。

苏夜明明是驯兽师才对,为什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文从山小小惊讶,狠辣道:“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底气所在么。不过,似乎还差了点吧。”

他当场灵力涌动,朝着苏夜如若虎扑般,直奔而来。

“七玄功!”

“接近了,我门七玄功擅长近战。这个距离,此子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苏夜看得出文从山的实力不弱,所以,没必要藏着掖着。

佩剑,已经被他轻轻拔了出来。

随即,极宇剑诀展开。

一剑!

这是轻轻的一剑,也是无情的一剑。

一剑闪过,灵力回荡,洞穿,回荡!

原本已经直奔苏夜而来的文从山,在感应到苏夜这一剑时,蓦地一惊。

本来接近了苏夜,那是他完美的进攻距离,可现在,他却不得不闪身退后。

“这是什么剑法!”文从山蓦然失色。

他刚将这一剑躲闪开来,来不及思考,忽的,苏夜的攻势犹若排山倒海。

其周身,燃烧起了绚丽的蓝色火焰。

伴随着的是三道蓝色的火焰,突袭到了自己的身后。

“怎么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

轰!

三朵梅花之火,直接于背后,打在了文从山的身体上。

文从山呜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苏夜当即健步如飞,蹭的上前。

他抬起手,朝着下方的文从山,一掌按下:“凌风破!”

咔嚓咔嚓。

地面当场碎裂开来。

而文从山则是被苏夜狠狠的按着脸,在地上血痕累累,难以再做动弹和挣扎。

全场犹如窒息一般,彻底变得寂静了下来。

三招。

确确实实是三招。

不过胜负,却是颠倒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无人言语。

文宁瞳孔猛缩,一个驯兽师,一个如此年轻的驯兽师。用三招,击败了作为门内天才的文从山。

“苏公子,手下留情。”文宁担心自家兄长的安危。

苏夜平静起身:“胜负,还用我多说吗?”

文从山咕咚咽了口口水:“我,我输了!”

鸦雀无声!

苏夜转过身,面上的怒意却并未有所减少,而是转身看向了凌东升。

凌东升也很难相信,苏夜竟然可以击溃七玄门的天才。

这可是龙火郡的天才啊。

苏夜面无表情的道:“凌长老,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安安稳稳活着,是谁的原因?”

凌东升想要说话,却是猛的一震。

“如果你不知道,我可以提醒你。是因为我苏夜!”苏夜冷声道:“没有我,你现在已经是铁蹄猿下的一具尸体了。没有我,你现在连龙火郡都未必进的来!”

凌东升狠狠的道:“苏夜,你什么意思,你作为天北学院的一员,为天北学院出力不是应该的吗?”

“我正在为学院出力,你在做什么?”苏夜沉声道:“如果你做不到出力,就乖乖闭上你的嘴巴,别在一旁指手画脚。”

凌东升愤怒的想要发声,却是一句反击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只能心里怒吼,欺师灭祖,苏夜这是欺师灭祖!

“我可以下精炼血池了吗?”苏夜疑惑问道。

这些七玄门门人,早已经被震慑住,哪敢再做言语。

文宁反应过来,温婉说道:“没……没问题,可以下了。”

苏夜波澜不惊:“我可以等他们用完,我再进去也不迟。”

文宁疑惑不解:“苏夜公子的意思是……”

苏夜耸了耸肩:“别误会,我只是想说,我待会可能会用的久一点。”

这话落下,就连文宁都觉得苏夜有点狂了。

因为,哪怕是七玄门的天才,都不敢这么说。

数个时辰于武者而言,仅仅一瞬。待很久,能有多久?

黑龙江银屑病医院怎样
上海远大医院朱绿绮
滨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怀化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三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