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迁信息港 > 法律

落井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35:53

来人啊!救命啊……一阵阵嘶哑的呼救声在园林局的后院中若隐若现地飘忽着。  此时天已破晓,负责打扫卫生的张嫂正推着垃圾车到后院清扫落叶。刚走进后院就听到了这凄惨的呼声,她惊恐地环顾一下四周却没看到人影,刹那间寒毛都竖了起来。颤抖地问了一声:谁啊?是人是鬼?  我在这呢,是人!快救我!你在哪了?  我看不到,张嫂颤声地问着。  我在井里了。  井里?张嫂心里犯着嘀咕,发抖的腿向井边那挪移着。那口井在后院的一片树荫之下,井口紧贴草坪,像是坐在地里的鱼盆,平常很少有人到那,只有负责浇花的工人从那里提水只为图个方便。  张嫂磨蹭着来到井边冲着井口说道:谁呀?  是我,我是黄局长!局长?她听后不由得心里一惊,慌忙地弯下腰向井下望着,井里有些暗,只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在井里站着。那人看到张婶便来了精神,就像垂死的人忽然看到救命的仙草一样那么兴奋,说话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局长,我是新来的,大家都叫我张嫂,您稍等我马上给您找人去啊,张嫂说完转身向门卫跑去。看门的老刘刚把茶水沏上,门砰的一下开了,只见张嫂上气不接下气的进了屋,老刘赶忙问:张嫂出了什么事?咋这么慌张?  张嫂大口地喘着气顿了一下回道:局长掉后院井里了,快救人。老刘听完心里暗想,我说昨天下班没见局长出门呢,走的是谁呢?噢!是新分配来的女秘书。  张嫂看到老刘愣神地站在那里不动,急声说:老刘,琢磨什么呢?快去救人。  啊!对对救人去!说罢,急匆匆地向后院跑去。来到井边,老刘探身向井下喊:黄局,你摔的咋样?  老刘、我喊了一夜你咋听不见啊?现在我全身都疼,腰下都是水腿脚都冻木了,你快找绳子拉我上去,等我出来了再收拾你,局长生气地说着。  局长,我真的没听见,现在天刚亮,局里还没来人呢,找不到绳子呀,我看还是打119吧让他们救您比较好!  别打、千万别打!不要把事情闹大。  噢、黄局,那怎么办呀?  我再忍一忍,你们俩快去办公楼门口等着,不论看到谁就让他过来,两人嗯了一声便离开了。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一个婀娜的身影飘到井口边,她俯下身娇柔的说:黄局,我来了。  此时的局长脑子有些迷糊。他无力地向上看着问了一句:你是谁?我是小胡啊,是您的秘书,黄局您怎么不记得我啦?  噢,你是小胡?突然间局长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是我!黄局您怎么掉下去的?  小胡,别提了,你赶紧去我办公室找件衣服来,冷死我了,顺便再弄些奶来我饿得不行了。  奶?好吧,您等一下啊,小胡红着脸转身离开了。过了一会小胡回来了。黄局,给您衣服您接住了啊。小胡说着把衣服丢了下去。  小胡,奶呢?  弄了弄了,还温热着呢,可我怎么给您呢?  小胡,按我说的办,你把丝巾、裤带鞋带系在一起绑上袋子慢慢放下来。  噢,可是局长,裤带解下来让人看到多不好?小胡羞涩地问着。  小胡放心吧,就一会不会有人看到的,等我出去一定好好奖励你。转眼间那奶便到了局长手里,他大口地喝着,忽然间他皱了皱眉说道:小胡,这奶怎么有股海鲜味?  不会吧,小胡说道。    局长喝完奶似乎身上有了力气仰着头对小胡说:我们说会话,这样感觉时间过的快。好呀!黄局你说。你比较一下我与上届局长有何不同?小胡沉思了一下说道:你比以前那个局长好,那人脾气大,他在我上面时我特紧张,怎样干都得听他的一点都不能错,所以感觉特累,下班回家时脚都发软很疲劳,我都想辞职了,您比他和蔼,我在下面很放松。希望您可别调走,一直干下去,我感觉很舒服。  局长听罢呵呵笑着,小胡,我在你上面只要你配合的好,我肯定不发脾气。他俩的话还没说完,小胡的身后有人说话了,小胡走开点我跟局长说几句话。小胡一看来人是局办主任,心里想,这位凶女人来的真快,我躲她远点。想罢,小胡叫了声梅主任便低着头离开了井边。  梅主任见小胡躲远了才来到井边开口说:黄局,告诉我你怎么掉井里的?局长看到她来了,满脸陪着笑说:小梅,你想哪去了,我昨天下班后让新来的秘书陪我去后院散散步顺便给她布置一下工作,聊着聊着天就黑了,我拉她的手从那过时我没注意到井口一不小心我就掉下去了。  黄胖子,你还装,布置工作你拉人家手干嘛?老毛疼又犯了吧!怎么样?在井里的挺美的吧?呵呵!梅主任冷笑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丢进井里。他捞起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局长请自重,我不干了”。  黄胖子,你还有什么话说?梅主任冷冷地问。局长沉思了一会仰起脸说道:小梅、你凭心想想我平常是怎么待你的,比上届局长和书记好一百倍吧。梅主任一听心想这个黄胖子是对我满好的,总归现在是一个人在我上面总比两个人在我上面好些,我得好好利用他。她想罢脸上勉强挤出了笑容。  局长看到她笑了赶忙说:小梅你聪明快想办法救我出去,我肯定改掉这毛病,局长无奈的肯求着。话音刚落,只见几个人正飞快的跑来。梅主任,黄局咋样了?财务处长气喘地问着。  肖处,你自己问局长吧,梅主任白了他一眼闪开了。黄局您感觉咋样?肖处趴在井口问着。  还行,感觉就是疼,你带绳子来了么?  黄局,我没找到绳子,后勤处有,我告诉白处长了,他马上过来。肖处长心想,如果他出了事,我在他身上的投资,还有我老婆的付出就白瞎了,他可不能死。他想到这又继续说道:您一定吉人天相,平安无事。如果哪天我出了事,您也要救我,拉我一把。  一定,一定,我们是一条线上的,黄局苦笑着说道。  老肖老肖,肖处长听到有人小声喊他,回头一看是老白正冲他招手。忙对井下的局长说道:局长,白处长来了,我去和他商量怎么救您。他说罢向白处长走去。  老肖,我没找到绳子咋办呀?老白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老白,你真是关链时候掉链子!他们正说着,石副局长赶了过来,老白、老肖,黄局怎样?我先去看看。他蹲到井口边嘲笑地说:老黄,疼么?等会救出来,你到办公室那双人床上躺会,我亲手给你按摩。  别逗了老石,快救我出去。  老黄,我工作太累了,下了班都不愿意动。  行了,老石你别说了,我也给你配个双人床外再多配一名秘书行了吧,快去组织人救我吧。  好!我去研究一下。  石副局长转过身来喊道:大家都过来。众人走到他身边七嘴八舌的说:怎么救我们听您的。老白,绳子呢?  石局,我没找到呀。  笨!你后勤处干什么吃的,连个绳子都沒有。这样吧,大家都把腰带解下来连在一起当绳子。几位一听连忙解下腰带,只有梅主任和小胡在那不知所措地站那不动。石局一看喊到道:小梅,小胡,快解呀,等着用呢。  石局,我们俩……  快解,平常不是挺痛快的么,今怎么了,救人要紧。梅主任与小胡无奈的解了下来,雪白的大玉腿在阳光下娇美而温润。石局长连好腰带说道:我让黄局系好,一会大家要一起用力啊!哎!老肖老白你俩看什么了?石局怒道。  腰带顺到井下,黄局牢牢的把它系在身上。老石喊到:老黄,系好了么?  嗯,你们拉吧。  石局冲大家喊道:大家一起使劲啊!啦!众人咬着呀向后倒退拉着。怎么那么沉呀,我平时把他喂的太饱了,死胖子!财物肖处长一边拉着一边心里骂着。  呯!腰带断了。就听井里扑咚一声。黄局重重地又掉了下去。井上的众人也摔倒一片,白处长的头正好摔躺到梅主任雪白的大腿根上。老白,你给我快起来!梅主任羞怒道。  我又不是成心的,干嘛发火啊?老白嘟囔着。  石局赶紧来到井口说道:老黄,怎么样?  好疼啊!老石,再想个办法吧,快救我。  好!老石转过身挠着头冲众人说道:大家再想想怎么办?这时老白走了过来小声说道:石局,我一心急忘了咱锅炉房那还养了一头驴,拉煤用的,我把它牵来那缰绳四股的拆分开也足够长。快去呀,你还站着啰嗦什么!  一根烟的工夫,老白牵着驴回来了。石局说道:赶紧把缰绳那头给黄局,你让他套牢了我来赶驴。  嗯,白处长应着来到井口,黄局,您把绳套在肚子下面,小心点。  嗯,你们拉吧。白处长转身喊道:拉!只见石局拽着驴头向前拉着,可那驴用着力蹄下却纹丝不动。肖处长冲老白说道:你这驴怎么没劲呀?  好几天没喂了,驴身体有点虚,老白答道。不对呀,我给你拨草料钱了?  老肖你小声点,昨那只龙虾大么?  啊!我说这驴这么瘦呢。  哎!你们嘀咕啥啦,叫大家一起来拉缰绳帮驴一下。石局冲他俩喊道。众人慌忙上前拽紧了缰绳,老肖,我一说拉,你就打驴屁股要使劲打。大家准备好啦。拉!老肖使足了力气一巴掌朝驴屁股打下,那驴疼的向前窜了出去。只见黄局长一下从井里飞了出来,重重地摔在地上。众人忙上前解开他的缰绳。石局,你快过来局长好象晕了过去,小胡喊道。老石快步走了过来,照着局长脸上啪啪就是两记耳光。  醒了醒了!小胡兴奋地说道。  疼!疼!拨120!黄局痛苦地喃喃道。  知道了,我打完电话了。局长,身上哪疼?肚子下面,给我磨坏了。话刚毕,救护车嘶鸣着到了,众人把黄局抬上车。黄局躺在担架上拉着小胡的手说:给我弄点奶来,我饿了……  喜雨先行,枫叶断后,转眼又到年底了。园林局胜利召开了职工代表大会,梅主任发表了生动的演讲:同志们、我们要象黄局长学习,学习他早来晚归忘我的工作态度,那么晚还下不了班,他为了谁?为了我们,为了园林局今年的业绩再上层楼!黄局长前些日子由于工作的太晚不幸落井了,但很幸运他还活着,还能与我们一起奋斗!经职工大会合议,局党委决定向市委推荐黄局长为今年度的局长,并且局党委决定授予黄局长模范党员的称号,大家鼓掌向我们黄局长表示敬意。言罢,台下的掌声如雷鸣般响起…… 共 36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前列腺痛有什么好方式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服抗癫痫药物期间能要小孩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