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迁信息港 > 生活

女尊之嫡幼女

发布时间:2019-06-24 22:10:55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秦玉双坐在窗前,看着外头的无限春光,这是一年的时候,百花盛开生机勃然,但他的心却像是浸在了一片冰水里头,再也没有了一丝丝温度。就在昨日,他送走了相伴一生的妻主,在那一刻,似乎连他的心也跟着一起走了,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笑颜。外头传来小厮走路的声音,大概是怕吵到了里头休息着的老太太,小厮脚步其实已经轻到微乎其微,但一走进来,那小厮便惊讶的叫了一声,连忙走过来给他披上了一件厚实的披风,才说道:“老太太,您怎么起来啦,太医说了,这次风寒来的猛,若不好好养着,可对……”秦玉双微微叹了口气,那小厮连忙噤声不敢多说,家里头孔尚瑾一贯都是宠孩子的人,所以许多时候还是秦玉双□□脸,所以在兴国公府内,这位老太太一直都是有权威的。曾经的青丝已成了白发,他们相伴走过了一生,自己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呢,秦玉双这般想着,倒是露出一个笑容来。妻主一直以为,他们的初次相遇是在清梦园外,其实并不是,次相遇的时候,他们都还是懵懂不知事的孩子。那时候的妻主就是个温柔的人,即使他长得并不美貌,又是那么狼狈的模样,还递给他一方绢帕。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念想就只能放在心底,她那么,多好的男儿都能找到,又怎么能看上出生算不得高贵,还有一个丑陋无盐名声的自己呢。接到圣旨的时候,他欢欣鼓舞,却又怕这不是她心甘情愿的,若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她一生不开怀,却是他的罪过。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如同置身水火之中啊,现在想想却觉得可笑,即使不喜欢自己,以妻主的为人,也断断不会为难一个弱质男儿的,即使这个夫郎是皇帝任意指配的。不过在听见妻主说出喜欢二字时,他高兴的几乎要飞起来,连带着父亲那些嘱咐的话,都一点儿没有听进去。够了,真的是够了,他拥有了妻主一辈子,独占了一辈子,如今妻主先走一步,儿女都已经长大成人,他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秦玉双忽然笑了,满是褶皱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就像是每一次看见妻主归来那般温暖。站在旁边的小厮却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谁都知道,兴国公夫妻恩爱无比,兴国公去世的时候,太太大病一场,几乎熬不过去,却硬撑着办完了丧礼,怎么一觉起来,居然就能笑得出来了。小厮不敢腹诽,却见秦玉双忽然精神大作,还把自己的私房体己都收拾出来,又让人去把自己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叫回来,至于孙子辈的,却是一个也没有提起。听到消息的孔青璇孔青玌和孔青玓很快赶到,他们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不太妙的预感,在看见秦玉双似乎精神头还不错的时候才微微松了口气。秦玉双看了看三个子女,老大如今已经是兴国公了,虽然兴国公并不是世袭的爵位,但当今是妻主一手教出来的弟子,对于老师的子嗣,自然多有照顾,于是便恩封平袭了一辈。老大为人沉稳,保成没有问题,老二心思活络,不愿意入朝为官,一直以来都是跟着船队到处跑,倒是也干出一些成绩来,这次回来之后倒像是定了心,他也算放心了。秦玉双看向的儿子,心中默默叹了口气,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以前有母亲看顾着,以后还有姐姐没看顾着,妻主又是个一心一意的,这么多年下来,他也算是默认了冯璐山的心,就是孔尚瑾对于这个儿媳也是无话可说。其实说起来,几个子女里头,居然是的儿媳冯璐山,不管是人品还是谋略,与孔尚瑾相差无几。不过可惜的是,冯璐山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这次岳母过世,她也跟着大病了一场,实在是有些惊险。秦玉双眼中流露出几分慈爱,笑着看了看三个儿女,才又说道:“父亲的东西,已经分成了三分,你们姐弟一人一份,谁也不会偏着谁,你母亲走了,你们更要相互依靠,以后啊,便没有人给你们遮风挡雨了。”孔青璇为细心,听了这话忍不住皱了眉头:“父亲,这些孩儿们都知道,您也要保重身体,若是母亲知道您为了她这般伤心,怕是也要难过了。”孔青璇知道在秦玉双的心中,母亲比他们都要重要,所以才会这般说话。谁知道秦玉双一听,倒是笑了起来:“是啊,你母亲就是那样的性子。”那边孔青玓也说道:“父亲的东西自己个儿留着,喜欢赏给谁就赏给谁,哪有现在就分了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不孝顺呢。”孔青玌也说道:“小弟这话说得对,父亲,您便好好养着身体,以后几个孙女孙儿,重孙女重孙儿,还指望着你去教训呢,那些皮猴子是不听话,若没有父亲看着,怕是要闹翻天了。”孔尚瑾一去世,兴国公府的一座靠山便倒下了,孔青璇孔青玌已经在朝中站稳了脚跟,影响其实并不大,但也明显的察觉到,朝中对待她们的态度,已经隐隐发生变化。孔青璇姐妹俩与孔尚瑾感情十分好,这会儿也是伤心异常,如今只当是不知道这些事儿。重孙辈分的人,其实秦玉双平时见的并不多,一来是不愿意骨肉分离,觉得孩子还是要跟着亲生的父亲才好,二来也是他大半的时间,还是花在照顾妻主身上。不过听了这话,他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们母亲是疼爱几个孩子,以后你们可要好好教导。”几个儿女自然应下来,秦玉双又说了一会儿话,几个人却越听越不对劲,这话怎么跟临终遗言似的,但母亲临死的时候,嘱咐了父亲要好好活着,父亲是听母亲的话,不应该才是。几个人惴惴不安的心安定了一些,互相对视了一眼,只以为父亲身边没了人,想要找人说说话罢了。谁知道第二日,小厮左等右等不见老太太起来,小心翼翼的进来一看差点没吓死,连忙跑出去叫兴国公过来。孔青璇听了回话心底就是一沉,等看见父亲已经僵直的身体,心中那不妙的预感终于成真。姐弟三个伤心的不成样子,孔青玓更是痛苦失色,倒是孔青玌还好一些,还能安慰自己的两个姐弟:“父亲一辈子的就是母亲,如今母亲去了,他也是了无生趣,与其让他为了我们挣扎着活下去,这般去了,倒是更合他心意。黄泉路上,有父亲作伴,母亲也不会孤单。”京中听闻兴国公老太太殉情一事儿,纷纷感慨兴国公夫妻俩的情深意重,就是皇帝也亲口夸赞秦玉双有情有义。只是这些功名,向来不是秦玉双会关心的,他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一如往常看到孔尚瑾的那般温暖。

大连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龙岩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西安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