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迁信息港 > 旅游

御史就该明目张胆

发布时间:2019-05-22 03:54:10

御史就该明目张胆

台海1月22日讯 台湾专栏作家、媒体人公孙策今天在海峡导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立法院”加开临时会,审查通过总预算。蓝绿“立委”“一致”删除的只有一笔———“监委”一人一车预算。至于原因,各方咸同意,系由于王建煊太“顾人怨”的缘故。可如果真是冲着王建煊一个人而来,为什么不是删掉“院长”座车预算,或“院长”与“委员”通通删除,而只删“委员”座车呢?  阿扁执政后期,提名“监察委员”被“蓝委”杯葛,“监察院”有几年呈现真空状态,因而积压了很多人民陈情案件。本届“监委”上任以后,就得加倍努力“消化”这些积案。但由于社会众目睽睽的“大案”很多,“监委”不能“舍大案而就小案”,王“圣人”又一再勉励“监委”,要他们“打几只老虎给大家看看”,因而那些“小案”不但消化不了,反而有增加现象。(,原意就是指“供着不吃的食物”。)  问题来了,人民陈情案相较于贪渎大案,固然轻重有差,但对陈情人而言,可都是切身相关的“头等大事”。案子压在“监察院”没动静,找“监委”没有门路,只好找民选的“立委”──“监委”既然是“立委”行使同意权任命的,“立委”帮选民“催”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可是“立委”却很不容易向“监委”关说,因为有个王“圣人”在那儿镇压“诸邪回避”;更由于当初行使同意权时,王建煊要求“监委”被提名人“不做私人拜访(拉票)”,所以,“立委”与“监委”之间,比起过去,管道相对不畅通多了。这正是本次删除“监委”座车预算的着力点:让这些“白目”的“监委”难过一下,你们如果不高兴,可以去向王建煊发牢骚,“立委”等于推倒了一张骨牌,期待给王建煊施加压力。  搞清楚个中缘由之后,令我这个老百姓颇为欣慰:台湾总算有一个能够拒绝“立法院”压力的准司法机关,而“立法院”事实上是台湾的“恶势力”。  东汉桓帝时,外戚大将军梁冀非常跋扈。有一次,梁冀带着佩剑进入禁宫,尚书张陵喝斥他,命令羽林军将梁冀的佩剑夺下,并立即上奏弹劾梁冀,交付廷尉论罪,皇帝下诏“罚俸一年以赎罪”。这个张陵是由地方推举“孝廉”而进入仕途,当年推荐他的地方官正好是梁冀的弟弟梁不疑。梁不疑对张陵说:“当年推荐老兄,现在却害到自己。”张陵面对这项“恩将仇报”的怨怼,回答:“阁下当年认为小弟还有一点才能,可以为国服务,如今小弟正是申张国家律法,以报答阁下啊!”  “监察委员”经由“立法院”同意后任职,和张陵之于梁不疑一样,就该“申公宪以报私恩”,如果这厢援以私恩,那厢以公酬私,那就不是民主法治了。  唐朝一位着名的御史韦仁约,在担任监察御史时,弹劾右仆射(宰相职)褚遂良,褚遂良因而外放为刺史,后来回朝再任宰相,就罢黜韦仁约外放为县令。有人慰问韦仁约,韦仁约说:“大丈夫位处正色之地(御史台),就该‘明目张胆’(查明实情,为所当为,不是肆无忌惮的意思),更不能庸庸碌碌以保妻子(为顾饭碗而失去原则)。”后来,韦仁约仍回朝廷任职,历任御史中丞、御史大夫(相当于今日“监察院”副院长、院长),他在御史台任职时,面对王(李姓皇族)公(开国功臣)都不拜,有人劝他“身段放柔软点”,他说:“?鹗鹰岂是普通禽鸟(比喻王公不是一般官吏),无须以拜礼突显他们的地位。更何况,这个位子(御史)就该独立自主。”  期待有一天,“监察委员”对“立法院”的“猛禽类”,也能毫不手软。

人山人海!李敏镐拨开保安想救跌倒粉丝
同程旅游“花钱出境玩一次,国内免费玩一年”
上海广电布局移动数字电视与微软达成合作0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