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迁信息港 > 旅游

学霸 第116章 飞得更高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2:29

学霸 第116章 飞得更高

刘蒙的悟性,失败三次基本就能校正准确,成功把白舞阳拖进院子里,只是听到里面传来哎呦一声,大概降落得不太平稳。

风之翼果然好玩,接下来刘蒙学者要进行一项更加伟大的试验,那就是把自己拖起来,这必须控制更加,如果面积控制在1平方米,就能产生200斤的推力。

我要飞起来啦。

呼啸风声,人却不动。

这根本难不倒刘蒙,折腾了一刻钟,终于把自己拖起来了,控制在0.9平方米,上升的速度并不快,施加在自己身上,更能感受缺陷,他大着胆子不断调整。

就看到一个人在空中飘荡,一会上一会下,下面可没人能接住。

白舞阳吓得叫道:“你小心点,我……我接不住你。”

活像被风管吹起来的塑料小球。

艺高人胆大,控制在0.8平方米,上升的速度果然加快,越过围墙,结果刘蒙并没停止的意思,胆大妄为和疯狂技术宅潜藏在骨髓中,不断升高。

白舞阳看着刘蒙都变成一个小点,怕是上百米高,吓得她一直叫道:“完了,完了,摔成一滩肉泥了。”

我能飞,我飞起来了。

这种感觉太奇妙。

以至于刘蒙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对学术的追求没有尽头,上升的高度也没有限制,直到云层都在周围飘荡,刘蒙才意识到真得很高了。

白舞阳完全看不到他,急得直跺脚。

要不怎么说疯狂呢,刘蒙终于停了下来,地控制着悬浮不动,完全失重是什么感觉?撤掉风之翼阵,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回响,但是由于空气的阻力,速度并不能越来越大。

那么,再加上本学者的天赋场-自重力场呢,身体的重量不断攀升,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刘蒙都觉得眼睛无法视物,身体裸露的皮肤都刺痛。

原来陨石下落就是这种感觉。

疯狂学术家,完全不考虑这么快的速度砸下来会是什么结果?

哈哈哈,刘蒙学者竟然大笑,风一下子灌进嘴里。

白舞阳终于看见了,从天而降一个不明物体。

吓得瞪大了眼睛,这不明物体正对着院子砸过来。

隔着几条街区,两个孩子正在玩耍,其中一个看到了,惊恐地指着,“看,那是什么?从天上掉下来的。”

“啊!真的呀。”

看到的人不少,甚至巡视的城主卫队,赶紧往这边来看看。

自重力场撤掉,风之翼阵疯狂催动。

可距离太短。

刘蒙觉得这一下玩大了,别把自己给玩死。

砰,摔在院子里的草坪上,连续滚了十几圈才停下来,身上衣服都扯破了,刘蒙像疯子一样哈哈大笑,“爽,太爽了。”

白舞阳小脸儿惨白跑过来扶住他。

“你见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吗?”刘蒙没头没脑地问。

“我见到一个从天而降的傻瓜,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白舞阳真是从来也没见过如刘蒙这样的学子,不畏强权,不在乎他人言语,不做出那副假装很亲近别人的高情商样子,不去研习学术升级,潜心研究星阵,还玩出了花样。

总之,就是非常特别,活得非常自我。

“你到底飞了多高?”

“很高,很高,很高,云层就在我脚下。”

白舞阳突然也很渴望,妹子心里的冒险因子也被撩了起来。

“我X,星力消耗一空,这下子玩大了,没个十天半月恢复,别想动用了。”

慧根学树星力消耗太光,就不能用星夜恢复了。

白舞阳听了刘晨跟她说鼓捣的星阵,长叹一声道:“你可真是一个败家子儿。”

“说说你吧,又闹什么情绪,怎么还离家出走了。”

“哼,你不知道?”

刘蒙一耸肩,我怎会知道。

“还不是那该死的袁华,傍上了老不要脸的徐参,把本小姐学术会的名额挤掉,这还不算,上门要……要我嫁给他,更可恨家里那帮老头子都来劝我爸妈,连我爸都被说动了,说我要是不嫁给袁华,恐怕以后没人敢再来提亲,都怕得罪徐坏蛋。”

刘蒙还真不知道,眼神一凌,在智慧宫不给徐参面子,挤掉学术会,他也不在意,可难道因为白舞阳的笑声就这么对付一个小姑娘。

“袁华也算不错啦,怎么?不愿意?”

“愿意个屁,我才不要嫁他,反正我不回家,要嫁让一帮老头子嫁去,本小姐誓死不愿。”

“这么刚烈,我看除了袁华那个傻蛋,也真没哪个男人敢娶你。”

“你……”白舞阳发怒要打人。

“好了,好了,你就躲在这吧。”

白舞阳难得做出一副羞羞答答的淑女模样。

慕雪回来看到白舞阳也在,一点也不好奇,白家大小姐失踪,满安县都找疯了,她就猜测这丫头可能奔着刘蒙而来,只是白家应该也想得到,为什么还不过来找呢?难道是故意不想找到?

还真被慕雪猜中了,白家大堂。

徐参带袁华来求亲,正中各位长老和族中长辈下怀,一起联合劝说,白瑾承受了极大压力,此刻双手一摊,道:“舞阳离家出走,至今还未找回,我这作父亲忧心忡忡,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人,而不是什么送婚书。”

二长老道:“家主,舞阳从小都没离开过安县,又能跑哪儿去,找肯定能找到,可徐大人给的期限就要到了,先同意提亲交换婚书,再加派人手寻找不迟。”

白瑾大怒,喝道:“人都不见了,订下婚约有意义吗?”

结果弄得不欢而散。

白家没有在规定时间答应袁家的提亲,果然,越来越多学者弹劾白永在城主任上不作为,经过学术会讨论,暂停白永城主之位,一经核查就免职,甚至追究。

城主是规范平民,什么时候学者老爷们把平民的死活放在眼里?什么事都怕查,真要查恐怕没一个城主完全没问题,白永只能慨叹一声,自己的运气实在不好。

白家的处境越发艰难。

白家内部给白瑾的压力越来越大。

白永一早就来面见白瑾发了一通牢骚,言语之中,他招谁惹谁了,完全是代人受过、无妄之灾,他怒道:“大哥,谁不知道徐大人对刘蒙不满,偏偏舞阳憋不住笑出来,让徐大人多没面子,要是舞阳不同意嫁给袁华,这事儿肯定还没完,我当不当城主都无所谓,可白家还要遭殃。”

白瑾神烦。

辛府。

徐参参悟学术,突然感觉到不对,睁眼一看顿时大惊,惶恐道:“前辈,是您吗?”

神秘的黑衣人,沙哑的声音传来,“看来你对我交代的事并不上心。”

徐参差点吓得跪倒,“前辈,那刘蒙不是易于屈服之辈,邢主看重,还有慕雪护着,这丫头背景不简单,我也没办法。”

“废物。”

吐出这两个字特别刺耳。

“前辈放心,我已借着袁家来打压白家,那小子只要耐不住跳出来,我就夺了他的学术前途。”

神秘女人桀桀笑了两声,星光洒下,徐参惊恐地看着什么东西钻进慧根学树,“前辈,您……”

“不给你留点纪念,怕你不尽心。”

说完,她就消失不见。

徐参苦着一张脸,小小北安城怎会有如此恐怖的老妖婆。

长春能治疗银屑病的好医院
天津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病院地址
日照市治牛皮癣医院
遵义癫痫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